技术笔记:我的无纸化尝试

现在我的桌面上,除了一台电脑之外,一张纸都没有。而我已经保持这样的状态至少也有好几个月了。

无纸化办公,一直是环保人士所提倡的一种概念。而对于我来说,完全没这么玄乎。我不用纸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一切以纸为基础的文档管理最后都会变得非常难以重复。回头想想,我曾经打印过的无数篇被我做了笔记,标注了五星的论文现在都去哪了?而且,论文打印数量一旦超过50篇,那么和不打印几乎没有区别。望着堆满桌子的看起来长的一样的文献,要找出某一篇曾经做过笔记的文章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或许我应该承认我的管理能力有限。可是问题是,现实中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光科研本身就够我喝一壶,为什么我要把大量的精力花在纸质文档的分类和管理上?

因此,管理的压力和使用的方便,共同促成了我现在几乎所有的工作都以电子文档的形式进行。具体来说:

  • 我使用Evernote来进行笔记管理,以及一切信息的收集。同时它还是我的私人日记本。我已经坚持用Evernote记日记快两年了。可以想像如果我能坚持这样记下去,数十年之后回头看今天所记的日记一定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 我使用Dropbox来进行文档的共享。我们研究组有一个共享的Dropbox文件夹,每次想要和同事分享文件,我只需要放进这个文件夹就可以。大多数时候,这样的分享方式要比电子邮件的附件更有效率而且更可靠。我想大家都对堆满收件箱的电子邮件心有余悸吧?更别说那些带有附件的邮件了。而现在,一般情况下,我只需要告诉对方那个文件放在dropbox的路径就可以。
  • 我使用iBooks来进行阅读。从2009年到现在,我已经用iBooks看过不下20本书了。虽然买的书也不少,但是自从出国以后,买书变的不是那么方便。于是用手机阅读电子书成了必然的选择。这样带来的一个好处就是,我不用担心每天在火车上通勤的时间如何打发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中文电子书除了下载免费的之外,很难购买到最新的正版资源,苹果的电子书商店似乎在中文书的更新方面步子有些太慢了。
  • 至于文献的管理和阅读,打印自然还有它的优势所在,至少可以很直观的去做笔记,并且不会受到电脑上其它事情的干扰。但是在我看来,文献的阅读其核心在于笔记,而做笔记的关键在于日后的可查找和可使用。因此,将一篇篇文章打印出来堆在桌子上自然可以很容易就满足自己的成就感,但是致命的缺陷是日后这些纸十有八九会成为垃圾。虽然目前来说,这一点电脑做的并不是那么优秀,至少我还在寻找能满足我的一体化文献管理的工具,看起来Papers 2似乎能满足我的需求,但是如果它不能很好的将我之前用Endnote管理的那数百篇文献成功导入,那么对于我来说,文献阅读和管理这块,我依然缺少一件完全得心应手的工具。
还好,到目前为止,丢掉纸和笔并未给我带来什么严重的影响。虽然偶尔在开组会或者和导师讨论的时候,我还会带上纸笔,但是之后我一般会将讨论的内容整理进Evernote中,并因此专门创建了一个笔记本叫做Discussion。而这一点也只是因为我现在还没有余钱来购买iPad,否则每次开会,打开Evernote就可以。当然,iPad我迟早也会有的。

忙的好没有成就感

今天委实是奇怪的一天。连续工作了六个半小时,一直忙到天黑。可是依然严重缺乏成就感。昨天给自己定了每天至少撰写200个单词的计划,一是为了能在明年底之前完成博士论文,二是发表论文的压力,想要在年内至少能有一篇文章接收。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折腾了一天,回头看看才写了100个单词不到,真是让人沮丧到底。看来要把别人的研究以及自己的研究融合起来变成文字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许我可以考虑先撰写结果部分,可是引言及文献回顾部分迟早得写啊,我这样算是避重就轻么?

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让我比较纠结。自从换了Mac电脑,用户体验直线上升,科研兼容性直线下降。很多专业软件竟然都只有Windows版本,什么天理嘛!乔布斯应该向这些软件厂商抗议,难道不知道苹果电脑现在很火吗?说归说,毕竟工作还是要做的,不得已只好求助于虚拟机软件。在先后用过了Paralles和Virtualbox之后,发现性能还是无法满足我的需要。Bootcamp虽然能解决性能的问题,但是⋯⋯但是⋯⋯如果用Bootcamp就能解决问题,我当初买Mac干什么⋯⋯

好吧,现在还有一个解决方案,将数据处理的工作交给我的那台老旧但性能依然彪悍的Laptop,同时用Dropbox来同步结果。而论文撰写和数据分析的工作,Mac当然当仁不让了。毕竟对于现在研究,数据处理只占到40%的时间不到,其余的工作量主要在数据分析和论文的撰写上,因此这个Mac+Windows双工作平台的方案完全可行。况且那台双核+4G内存笔记本应付一般的数据处理完全足够,况且如果非得处理超大数据不可,譬如一次性处理数十G的影像,我还有研究组的高性能计算机可用,当然就目前的预测来看,用到的机会应该不是很多。

就在硬件问题已经让我非常mess up的同时。软件也不给力。现在管理参考文献一直使用Endnote,丑陋的界面+非常弱的笔记功能,让我实在是很纠结。Mac上另外有一个非常好用的文献管理软件Papers,现在已经更新到2.0版本,支持写作时插入引文,最关键的是,支持笔记功能,这个太重要了。现在随便看几个月的文章都有上百篇了,Endnote虽也有文件夹功能,但是每次遇到新的论文,放到哪个文件夹都让我纠结很久。我决定把Papers试用一段时间之后,如果能满足我的需求,就购买正版支持它。这点钱不算什么,关键要好用。Papers看起来完全满足我一体化文献管理的要求,也就是[查找]+[下载]+[管理]+[分类]+[阅读]+[笔记]+[引用],这就对了嘛!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看个文献要打开那么多软件,打开endnote用来管理,打开word做笔记,过几个月文献一多,笔记一多,全部乱套⋯⋯我再也不想做这样的重复劳动了。

还好Mac已经让我很省心了,至少不用再考虑电脑的文件结构,一切都是那么直观,让我能够专注于电脑的使用而不是电脑本身。

听NPR一年记

从知道自己要出国开始有计划的练习听力到现在,大约有一年了吧。

听过这许多英语电台中,最喜欢的恐怕就是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NPR)了吧。确切的说,自己一直在收听的,是一档叫做Talk of Nation的节目。这档节目内容很杂,从国际政治到美国家庭的鸡毛蒜皮,什么都有。语速适中,谈话轻松愉快,因此不会有枯燥的感觉。节目的形式通常是一个主持人和两名嘉宾,一个主题,然后听众通过电话互动。最有趣的就是美国的听众了,什么样的人都有,在电话中大谈自己的见解。由于是电话,所以声音自然不是很清楚,所以对提高实战听力很有帮助。

我听这个节目最多的时候,是在去年夏天。北京的夏天实在是酷热难耐,小小的宿舍里又闷又热。于是我每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室外温度有所降低的时候,都会带上iPod,下载好最新的节目,然后去小区里散步乘凉。从楼下一直顺着正对大门的那条路走到底,一般会走一个来回,然后向左侧的健身区走去。那里有健身器材什么的,正好上去活动活动。小区的结构很复杂,每天都去探索也是一种乐趣。这样下来也有一个小时。最后回到家十二点左右,这时候再睡觉就没那么热了。对了,由于我们的宿舍楼和居民区在一起,因此楼下常常有打扑克或者聊天纳凉的人,因此即使十一点多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孤单之感,大家自得其乐,别有一番趣味。

听NPR的第二个高峰就是去年八九月了吧。我们研究所就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旁边,我下午吃饭之前会骑自行车去森林公园,把车子停在公园门口,然后进去走一圈。森林公园很热闹,我最喜欢的是进门右侧的一排小山,顺着山岭走,遇到长椅,就那样躺在上边,看树影晃动,颇为惬意。

来到悉尼之后,以为自己到了纯英语环境。于是对英语的学习也放松了。其实一点都不是那么回事,由于大多数时间都在办公室做自己的东西,听说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于是最近重新又开始听NPR,我还是听不惯什么澳洲口音,太难听了。这几天每天晚上吃完饭,带上iPhone,塞上耳机,去楼下的街上走上几个来回。依然是熟悉的前奏音乐,依然是熟悉的老朋友Alfredo。最近NPR品味似乎有所提高,昨天讲旅行者飞船,今天讲信息技术和干细胞研究,其实啊,我最爱听的,还是美国人民生活中的那些鸡毛蒜皮。

技术笔记:如何将Parallels或VMWare中创建的虚拟系统导入VirtualBox中

Parallels和VMWare虽好,但却是收费软件,而且价格不便宜(AUD 99$)。在注册码过期之后,不得不考虑换成免费开源的虚拟机软件VirtualBox。但是重新开始创建系统未免太辛苦,而且牵扯好多软件的安装和设置,没个一两天恐怕搞不定。于是Google之,果然被我找到一篇英文教程(点这里)。下边是具体的步骤:

需要用到的软件:

  1. VirtualBox for Mac
  2. VMware Fusion for Mac,试用版即可
流程:

  1. 运行VMware Fusion。默认情况下软件将会检测出电脑上已经安装的虚拟机。如果默认未检测出系统已经安装的虚拟机,则在菜单中选择File > Import。接着会出现下边的窗口:                                        
  2. 浏览到存储Parallels或VMWare系统镜像的文件夹中。Parallels默认在:/Documents/Parallels/ 文件夹下。选择想要导入的镜像文件(文件后缀.pvs)。
  3. Have a cup of tea。整个Import过程大约需要半小时。
  4. 导入完成后。找到刚才存储导入结果的文件夹。导入结果后缀名应该为.vmwarevm。选择,然后右键选择“Show package content”,显示包内容。
  5. 将Package中的所有文件拷贝到一个新的文件夹中。
  6. 退出VMware Fusion。
  7. 运行Virtual Box。
  8. 在菜单栏中选择“New”,然后“Continue”,在Virtual Box中创建一个新的虚拟机。
  9. 然后设置内存大小。接着进入“Virtual Hard Disk”设置页面,选择“Using existing hard disk”,浏览至刚才保存的文件夹中,选择“.vmdk”文件,譬如我的是windows xp,则文件名是“winxp.vmdk”,不要选择带有数字后缀的,譬如winxp-s016.vmdk。然后点击“Open”。
  10. 接着回到Virtual Hard Disk页面,然后点击“Continue”,接着‘Finish’。
  11. OK,整个导入过程完成。再也不用担心注册码过期了!      

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现在,凌晨2点。我坐在冰冷的房间里。家里的人早都睡了。

我又一个人了。

回想自己从上大学到现在。大多数时间我都在独处。八年前的学校外边的那条冬天的小路,听着校园广播,看眼前一片荒凉的玉米地,吃着从小卖部里买的便宜零食。当时一定很冷吧,我记得树叶都已经落光了。那是十二月底的北方,为什么还能记得时间。因为校园广播似乎已经在为圣诞节或者新年开始鼓噪了。

然后我继续一个人,走了没有多远。遇到了自己的初恋女友。我开始幸福的谈恋爱了,像许多大学里的情侣们一样。我们一起去教学楼上自习,一起去校外吃火锅,一起去市里逛街买衣服,一起出去旅游。还好有她,我最低潮的那段日子,却因为她的出现变的绚丽起来,或者,至少不那么灰暗吧。可是,后来我们还是没有能在一起。我感谢她陪我走过大学的最后两年。虽然吵架不少,也分分合合许多次。但是,我依然是幸福的,我的幸福甚至充满了整个校区,以至于现在回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活,依然还是美好的。我不能想像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没有一个人愿意分享我的孤独,分享我的快乐,分享我的不成熟,我会多么孤单。谢谢你,XL。

后来,我们走向了各自人生的岔路口。年轻的我们最在乎的当然是自己。虽然我们曾经试图将这段感情向后延续,可是,回不去的永远回不去了。也许,回不去更好吧。至少,我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人,我这样一个平淡无期的人生,也可以拥有一段最美好的爱情。

前天晚上梦到她了,梦到她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虽然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即使从空间距离上来说,也有一万公里。可是有的时候还会想起她。和朋友聊天,他们都说我是孤单的太久了,劝我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我也曾经听人说过:怀念,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出现。是这样吗?身边走过的女生并不少。长相漂亮条件优秀的也并非没有。可是现在似乎早已经没有了当年无所畏惧的那种冲劲。谨慎的我只愿意躲在自己的安全距离以内,打量,观望,然后无一例外的错过。或许会有遗憾。可是so what?有人说能够忍受孤独的人是很厉害的。对我,孤独就像家常便饭,别说忍受了,有的时候我简直就是enjoy在其中。

严格的说起来,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快五年了。我竟然就这么跌跌撞撞一个人一路走了过来。即使把那段我们都想要努力维系的几年除外。我也“纯粹”的单身了快两年了。我不知道我还要一个人走多久。至少在可以看得见的2011年,我重新踏入另一段爱情的机会并不是很高。虽然留学在外,可交往的机会比国内更少,不过女孩子哪里都有,就只算来到悉尼的这半年。遇见的女孩就不止十个,可要命的是一个都不喜欢。或者说,外形有好感,见过几次面之后,便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我的“菜”了。

可我的菜到底是什么菜呢?有时候也在想,自己都一把年纪了,不要这么吹毛求疵好不好?都不动筷子亲自吃两口,咸淡都没弄清楚,就妄下结论,未免有些太难伺候了。可是,谈恋爱这玩意跟下馆子吃饭压根就不是一码事。下馆子吃饭,好吃难吃也就那个把钟头。可谈恋爱不是个把钟头的事,总不能这月好下月分吧?谁经得起那折腾啊!

好吧,现在唯一能够作为安慰的就是。我是个男的。还好传统观念对男的结婚的年龄压力并没有对女同胞们那么大。所以我还能继续优哉游哉的一个人晃悠几年。等到真的晃不下去了再说吧。坦白的讲,如果找不到那个合适的,我甚至想过就一个人这样过一辈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话说回来,就我现在混的这衰样,女孩子跟我也是要吃苦的。最近已经穷的不像样了,可是奖学金要到下周才能发,房租电话费信用卡欠款什么的都等我去交呢。唉,想当年在榆中的时候一个月拿着500块都能过的有滋有味,偶尔还能出去吃个火锅买件新衣服,怎么现在一个月拿着快两千澳币都这么穷呢。万恶的悉尼高房租啊。

如果澳洲有贫富差距的话,我就是贫富差距中的那个贫,而且是加est的⋯⋯

悉尼的雨

从家里的阳台上看出去

我喜欢雨天,悉尼的雨很多,可是老实说,我并不喜欢悉尼的这种下雨方式。

先说说悉尼的雨是怎么下的。简单的说,就是三分钟下,三分钟停,又三分钟下,又三分钟停,一阵一阵的。你永远无法根据现在是否下雨,来推知几分钟之后是不是还在下。因此保险起见,一旦进入雨季,出门别忘记带伞总是明智的。

悉尼的雨下的很粗旷。雨一旦来了,猛的下一阵子,打的窗户噼里啪啦的响。然后稍顷,脾气发完了,又一丁点儿都不下了,甚至还可能出太阳。悉尼的雨下的一点儿都不婉约,一点儿都不美,甚至有时候下的让人心烦。我的故乡就不同了,每年秋天的时候,雨下起来慢慢悠悠的,一丝一丝的润入土壤里,润入人的心里。故乡的雨,早上开始下,然后你大约可以知道,下午还是在下的,甚至是一晚上过去,雨还没停。就那样下在窗外,下在屋檐,下在山林里。这样的雨能够给人以安全感,让人心头的温度随着空气的温度一同降低。然后在哪里看雨,或者听雨都是好的。一点儿也不用着急,一点儿也不必挽留。去看会儿电视吧,然后站在阳台上,雨在那里等着你。晚上熬夜去厨房做点儿吃的吧,然后顺着厨房的窗户看出去,雨又在那里等着你。打着伞下楼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点东西,然后雨陪着你,在树叶上,在路边的小水潭上,在雨伞的伞面上,一路和你絮语。

可这悉尼的雨啊,哪里有一点儿温文尔雅的样子。这不,刚才还噼里啪啦的闹腾呢,现在又停了。对了,这不就是那骤风急雨嘛!这样的雨,还真是让我喜欢不来呢!

读书笔记:《我的祖父马连良》


一直觉得自己读书少。于是每次进图书馆,望着满架满架的图书,都会发自内心的有种深深的焦虑感。于是迫不及待的想马上提高自己的阅读量。可是踌躇满志借来一本又一本的图书之后,最后总是在过期之前又原封不动的还回去。于是更加焦虑,这会倒不是因为读书少,而是心里不禁在问:难道就没有我喜欢看的书了吗?

终于,在南国的一个公立图书馆,名人传记这个架子上。意外的发现一本中文传记,《我的祖父马连良》。好,就它了!谁知道借回去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不消三两天,三百来页的一本书已经完完整整被我看了个精光。阅毕掩卷,意犹未尽。

于是恍然大悟,原来真有这样的书,从第一页就能够抓住我的注意力。故事从马连良小时候学戏开始,一直讲到解放后直到文化大革命。一气呵成,中间穿插了很多梨园里的奇闻轶事。譬如讲马连良为了排新戏,购入全套《资治通鉴》,其钻研态度可见一般。

戏如人生,人生入戏。读到最后几章,马的境遇相当凄凉。让人不忍卒读下去。马连良从艺多少年,收藏了许多老的戏曲录音和文字资料,最后竟被红卫兵付之一炬。他只是个唱戏的啊,为什么许多劫难都躲的过去,偏偏躲不过这最后一劫?马最后悲凉而去,死后墓碑上竟不敢刻真名,只能以字号替之,让人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读过这本书后,心中越来越坚定的一个信念就是,真正的艺术是无国界的,而且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什么王侯将相,达官贵人,最终都不是化为泥土?只有艺术家才能跨文化,跨时代的流传下去。这不,在悉尼一家公共图书馆里,马连良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