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民主”和生孩子一样痛苦吗?

写下这篇博客的同时,我的电脑上正在播放《拆弹部队》。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以往对于我只是名词而已,如今通过这部电影被细节化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还是让我有所触动。死亡和鲜血早在意料之中,毕竟这是战争。但是一个问题仍然让我思考,伊拉克和阿富汗目前所经历的混乱–确切的说是这两个国家的人民所经历的–是否是通往民主和自由的应有之义。

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和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未必好,但是,如果幸福生活可以用指数来衡量,我其实并不能准确的分辨出–极权统治下的压抑、民主的缺失与美军大兵守卫下的汽车炸弹、恐怖袭击之间,对于老百姓,前者还是后者更加幸福一些。

如果是后者–即伊阿两国经过美国的”帮助”之下,人民得到了解放,脱离了万恶的旧社会,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当然好。可是据我所知,这两个国家到目前为止依然是混乱的,派系之间的争斗非常激烈,至于战争给普通百姓带来的伤害(直接的或间接)更加无法估量,这是民主道路上的副产品吗?还是仅仅是美国安全之路上的牺牲品?

如果是前者–即伊阿两国的老百姓现在的日子还不如过去,那就更加让人觉得有些为美国的强行推行民主政策而感到”扼腕”,毕竟,作为个人,我反对极权,反对一切对于人民自由权利的剥夺,如果真如美国所说,这场战争是想要在这两个国家实现民主,果真如此高尚,那么我没有理由去反对它。问题是,单纯如我,也要问一个结果,目标的正确并不能掩饰手段的拙劣。当然,我可以原谅美国,因为毕竟他们也在尝试,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国亦同。

总之,如果美国仅仅为了自身的安全,便对另一国家挥起大棒,那我是反对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美国的安全真的比伊拉克百姓的生命重要吗?话说回来,我也不啻以最好的道德标准去考虑美国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民主很重要,不自由,毋宁死这句话也不是说着玩的,问题是,民主和自由真的在这两个国家实现了吗?奥巴马除了关心自己的Health Care之外,是应该认真考虑考虑这个问题了。我真的希望,奥巴马给我的回答是:”这是民主分娩之前的痛苦,很正常!”可我作为一个冷眼旁观者,是不是也应该保持旁观者应有的冷静呢?因为,我知道生孩子也有流产这一说。

没有情操的网络媒体

还有三小时才开车,索性再来一篇!
今天在网上又看到一则新闻,《女大学生狂骂浙大知名教授》。
事情很简单,一位浙大教授,官居该校党委副书记,在某次演讲中放出以下慷慨激昂之词:“学校有些女生不自重,我们的女生见到垃圾一般的外国男人都要讨好。”
于是网上出现某自称有黑人男友的浙大女生,发帖回应,于是热闹了,“浙大,教授,女大学生,外国男人,狂骂”,这新闻于是炒起来了!
且不论该教授是否是通过调查才有此结论,也不谈该浙大女生是否真有其人,这里单论当前的网络媒体,整天吃饱了没事干,该关心的不去关心,满世界的民生疾苦放着,就当看不见,选择性失明。要问为啥?没新闻炒作价值啊,点击率上不去,啥都白搭!平面媒体还好些,至少那些正规的大报纸我觉得还没有失去原则和价值准则,单就这些网络媒体,我是彻底失望了,标题写的忒吸引人,进去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可辛苦这些编辑同志了,不在新闻内容上下功夫,感情都玩起“标题党”了,悲哀啊!

关于一则网络新闻的思考

现在已经深夜了,因为太热,还是没法入睡,索性起来打开笔记本,忙了一天了,晚上是安静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思考的最佳时间。

今天在新华网上看到一则新闻,是关于当前女大学生卖淫现象比较严重的关注,请来两个嘉宾,在那说了一会,大概意思就是当前女大学生道德沦丧,在金钱面前自甘堕落之类。

问题很严重,也很值得关注,我也并没有反对对此类问题的深刻反思。但是,我不以为然的是,当下很多媒体,存在着炒新闻,制造噱头来吸引眼球的行为。“女大学生”“卖淫”,单就这两个词语组合在一起,其新闻爆炸效应就已经非常之大了。但是令我失望的是,文中作者从头至尾仍然采用了“女大学生”这一概括群体非常大的词语,斗争范围一大,这就让我有些为广大的女同胞们鸣不平了。

诚然,当今社会,无处不存在着对于金钱的崇拜,社会风气的日渐低下也是不讳的事实,可是,我以为作为一篇新闻稿件,不可为了赚取一点点击率便对于当前的女大学生一概论之,也许作者没有这个意思。但是也许有的人真会产生这种想法:当前女大学生的确是道德败坏,自身修养的低下了,给社会造成一种不好的舆论。中国的大学现在每年都在扩招,女大学生千千万万,当然其中会有一些人的确如文中所说,可是,我相信大多数的女大学生还是好的,还是上进的。自己也读了四年大学,对于大学校园是个什么样子的应该也有资格发表一点个人的看法,自己的学校虽然地处西北,却也居于省会,这里的女同学究竟是如何呢?君不见,自习室里,图书馆中,清晨随处可见的朗朗读书声,这也是女大学生啊,她们难道应该为这些负面的新闻而受到不应该有的影响吗?

当前的舆论,应该慎用他们的话语权,尤其是在现在互联网络发展迅速,信息垄断的年代,网络上的语言霸权尤其严重,使用这些权力的人,当然我们这些草根虽然也在网络上码一些文字,但是真正的那些有“话语权”的人,在使用自身权力的同时,是否应该考虑自己的文字对于社会会产生哪些影响?切莫图一时之利,出言切记慎之又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