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AM

Hello.

Advertisements

记忆的误差

一直以为小时候看过的那个《神雕侠侣》是刘德华演的呢,并且坚持这样的观点直到现在。结果今晚上才直到,我将近二十年前看的那个,是潘迎紫(小龙女)和孟飞(杨过)演的呢。

怎么会出现这样大的记忆误差呢?而且关键是还一直坚持着这样错误的记忆。看来人的记忆有的时候真的很不可靠。

这是潘迎紫版《神雕侠侣》的主题曲:

各种压力

一进weekday,各种压力扑面而来。论文的压力,生活费的压力,应付各种杂事带来的压力。不过压力再大,也要保证每天有4-5个小时的时间是集中精力在做“most import thing”,而不是东拉西扯打酱油。因此上午选择不去办公室是正确的,在家,一起床就可以开始工作,从早上七点半到十二点半,高效率的工作,高效率的做自己的研究,然后写作,保证每天都make a little progress。

然后中午就去学校了,然后就是各种杂事。就拿今天来说,上午去先是和导师讨论,其实就是瞎聊。然后准备下午的组会,下午从两点开始组会,一直到四点半。然后回到办公室,check email,还没写完一份mail,学校停电了。。。然后就闪人了。一点效率也没有。

不过虽然办公室的效率很低,不过我想只是暂时的。以后下午去办公室也尽量只check一次email,还是像以前一样,尽量做到每天只check一次邮箱,做到集中精力,查电子邮件什么的最容易分心了。上午在家写作,做最重要的事,下午去办公室处理数据,和导师同事交流,同事做一些实验室的具体工作,学习一下观测方面的知识。为九月份去野外实地观测做准备,也算是扩充自己的知识水平面,不能只局限在电脑上的处理,要接触观测,要接触真正的自然,否则也愧对自己的研究对象了。做了几年热带植被的工作,竟然没亲眼见过,没亲手测量过没,委实不应该。

然后就是最近很穷了,这方面的压力也相当的大。奖学金到今天还没发,不得已,至少找人先借了点,周转一下。搞的我最近天天蛋炒饭+泡面艰苦度日,实在是有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前几天在日记里写了:今晚外边很冷,下午没吃饱,家里也没有什么零食,饥寒交迫啊。。。。。。

风雨过后有没有彩虹我不知道,但是淋几天雨,知道以后不要乱花钱,要节约,要花钱有计划总是好的。至少不会像上次一样,都已经没钱了还出去请人吃饭,去那么好的餐厅,还喝红酒,回家打taxi,真是感情战胜理智的充分表现啊。我就是一感性动物。不过话说回来,千金一撒为红颜,值了。

调整作息

前段时间日夜颠倒,作息规律彻底被打乱了。都是周末惹的祸啊,想起来我那段时间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用功,晚上十点就上床,简直都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结果那次周五晚上没刹住,一口气熬到了凌晨三四点。周六早上自然睡到了中午,然后周六晚上自然睡不着,精神的很,于是继续敖了个三四点。再然后,我周一就起不来了,睡了个天昏地暗,然后作息就这样残酷的被打乱了。直到上个周末,良心发现,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的下去了,必须要回到早睡早起的生活习惯。退一步讲,即使不能早睡,也必须早起。一日之计在于晨,如果早上的时间无法好好利用,那么这一天就算是荒废了,晚上就算看多少集周日八点党都无济于事,心里的负罪感必然非常强烈。

汇报一下自己这两天调整的情况吧。作息这种东西,慢慢调整,猴年马月才能调整过来。必须下猛药,于是周六晚上没睡,一直熬到礼拜天,继续坚持不睡,即使周日早上已经困的不行。直到周日晚上。然后周一早上没起来,睡到了中午。周一晚上又睡不着,虽然十二点多就上床,还是翻来覆去的到了早上六点多才睡着,这中间看了无数集youtube视频。不过今天早上好样的,即使六点多才睡,还是硬撑着九点就起床。我知道如果今天再睡到中午,那么调整作息的计划就彻底泡汤了。起来后直接开始工作,到中午十二点半,然后下去办公室处理杂事。白天感觉精神还好。不过晚上开始有些困了,现在坐在这里打字,已经觉得昏昏欲睡了。不过现在还不到十点,再撑一会,然后明天早上必须七点起床,必须的。

就这么定了,历时一个多月的夜猫子生活,我要正式和你说再见了!就在这两天,用一个周末加昨天和今天两天,成功调整过来!然后好的生活习惯必须坚持下去,最重要的是坚持。晚上多给自己一下娱乐时间,白天已经那么辛苦了,所以晚上回到家坚决不想工作中的事,这样不会赖到电脑前不想睡。然后周末就是全力放松了,有张有弛才是长久之道。

忙的好没有成就感

今天委实是奇怪的一天。连续工作了六个半小时,一直忙到天黑。可是依然严重缺乏成就感。昨天给自己定了每天至少撰写200个单词的计划,一是为了能在明年底之前完成博士论文,二是发表论文的压力,想要在年内至少能有一篇文章接收。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折腾了一天,回头看看才写了100个单词不到,真是让人沮丧到底。看来要把别人的研究以及自己的研究融合起来变成文字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许我可以考虑先撰写结果部分,可是引言及文献回顾部分迟早得写啊,我这样算是避重就轻么?

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让我比较纠结。自从换了Mac电脑,用户体验直线上升,科研兼容性直线下降。很多专业软件竟然都只有Windows版本,什么天理嘛!乔布斯应该向这些软件厂商抗议,难道不知道苹果电脑现在很火吗?说归说,毕竟工作还是要做的,不得已只好求助于虚拟机软件。在先后用过了Paralles和Virtualbox之后,发现性能还是无法满足我的需要。Bootcamp虽然能解决性能的问题,但是⋯⋯但是⋯⋯如果用Bootcamp就能解决问题,我当初买Mac干什么⋯⋯

好吧,现在还有一个解决方案,将数据处理的工作交给我的那台老旧但性能依然彪悍的Laptop,同时用Dropbox来同步结果。而论文撰写和数据分析的工作,Mac当然当仁不让了。毕竟对于现在研究,数据处理只占到40%的时间不到,其余的工作量主要在数据分析和论文的撰写上,因此这个Mac+Windows双工作平台的方案完全可行。况且那台双核+4G内存笔记本应付一般的数据处理完全足够,况且如果非得处理超大数据不可,譬如一次性处理数十G的影像,我还有研究组的高性能计算机可用,当然就目前的预测来看,用到的机会应该不是很多。

就在硬件问题已经让我非常mess up的同时。软件也不给力。现在管理参考文献一直使用Endnote,丑陋的界面+非常弱的笔记功能,让我实在是很纠结。Mac上另外有一个非常好用的文献管理软件Papers,现在已经更新到2.0版本,支持写作时插入引文,最关键的是,支持笔记功能,这个太重要了。现在随便看几个月的文章都有上百篇了,Endnote虽也有文件夹功能,但是每次遇到新的论文,放到哪个文件夹都让我纠结很久。我决定把Papers试用一段时间之后,如果能满足我的需求,就购买正版支持它。这点钱不算什么,关键要好用。Papers看起来完全满足我一体化文献管理的要求,也就是[查找]+[下载]+[管理]+[分类]+[阅读]+[笔记]+[引用],这就对了嘛!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看个文献要打开那么多软件,打开endnote用来管理,打开word做笔记,过几个月文献一多,笔记一多,全部乱套⋯⋯我再也不想做这样的重复劳动了。

还好Mac已经让我很省心了,至少不用再考虑电脑的文件结构,一切都是那么直观,让我能够专注于电脑的使用而不是电脑本身。

听NPR一年记

从知道自己要出国开始有计划的练习听力到现在,大约有一年了吧。

听过这许多英语电台中,最喜欢的恐怕就是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NPR)了吧。确切的说,自己一直在收听的,是一档叫做Talk of Nation的节目。这档节目内容很杂,从国际政治到美国家庭的鸡毛蒜皮,什么都有。语速适中,谈话轻松愉快,因此不会有枯燥的感觉。节目的形式通常是一个主持人和两名嘉宾,一个主题,然后听众通过电话互动。最有趣的就是美国的听众了,什么样的人都有,在电话中大谈自己的见解。由于是电话,所以声音自然不是很清楚,所以对提高实战听力很有帮助。

我听这个节目最多的时候,是在去年夏天。北京的夏天实在是酷热难耐,小小的宿舍里又闷又热。于是我每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室外温度有所降低的时候,都会带上iPod,下载好最新的节目,然后去小区里散步乘凉。从楼下一直顺着正对大门的那条路走到底,一般会走一个来回,然后向左侧的健身区走去。那里有健身器材什么的,正好上去活动活动。小区的结构很复杂,每天都去探索也是一种乐趣。这样下来也有一个小时。最后回到家十二点左右,这时候再睡觉就没那么热了。对了,由于我们的宿舍楼和居民区在一起,因此楼下常常有打扑克或者聊天纳凉的人,因此即使十一点多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孤单之感,大家自得其乐,别有一番趣味。

听NPR的第二个高峰就是去年八九月了吧。我们研究所就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旁边,我下午吃饭之前会骑自行车去森林公园,把车子停在公园门口,然后进去走一圈。森林公园很热闹,我最喜欢的是进门右侧的一排小山,顺着山岭走,遇到长椅,就那样躺在上边,看树影晃动,颇为惬意。

来到悉尼之后,以为自己到了纯英语环境。于是对英语的学习也放松了。其实一点都不是那么回事,由于大多数时间都在办公室做自己的东西,听说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于是最近重新又开始听NPR,我还是听不惯什么澳洲口音,太难听了。这几天每天晚上吃完饭,带上iPhone,塞上耳机,去楼下的街上走上几个来回。依然是熟悉的前奏音乐,依然是熟悉的老朋友Alfredo。最近NPR品味似乎有所提高,昨天讲旅行者飞船,今天讲信息技术和干细胞研究,其实啊,我最爱听的,还是美国人民生活中的那些鸡毛蒜皮。

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现在,凌晨2点。我坐在冰冷的房间里。家里的人早都睡了。

我又一个人了。

回想自己从上大学到现在。大多数时间我都在独处。八年前的学校外边的那条冬天的小路,听着校园广播,看眼前一片荒凉的玉米地,吃着从小卖部里买的便宜零食。当时一定很冷吧,我记得树叶都已经落光了。那是十二月底的北方,为什么还能记得时间。因为校园广播似乎已经在为圣诞节或者新年开始鼓噪了。

然后我继续一个人,走了没有多远。遇到了自己的初恋女友。我开始幸福的谈恋爱了,像许多大学里的情侣们一样。我们一起去教学楼上自习,一起去校外吃火锅,一起去市里逛街买衣服,一起出去旅游。还好有她,我最低潮的那段日子,却因为她的出现变的绚丽起来,或者,至少不那么灰暗吧。可是,后来我们还是没有能在一起。我感谢她陪我走过大学的最后两年。虽然吵架不少,也分分合合许多次。但是,我依然是幸福的,我的幸福甚至充满了整个校区,以至于现在回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活,依然还是美好的。我不能想像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没有一个人愿意分享我的孤独,分享我的快乐,分享我的不成熟,我会多么孤单。谢谢你,XL。

后来,我们走向了各自人生的岔路口。年轻的我们最在乎的当然是自己。虽然我们曾经试图将这段感情向后延续,可是,回不去的永远回不去了。也许,回不去更好吧。至少,我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人,我这样一个平淡无期的人生,也可以拥有一段最美好的爱情。

前天晚上梦到她了,梦到她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虽然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即使从空间距离上来说,也有一万公里。可是有的时候还会想起她。和朋友聊天,他们都说我是孤单的太久了,劝我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我也曾经听人说过:怀念,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出现。是这样吗?身边走过的女生并不少。长相漂亮条件优秀的也并非没有。可是现在似乎早已经没有了当年无所畏惧的那种冲劲。谨慎的我只愿意躲在自己的安全距离以内,打量,观望,然后无一例外的错过。或许会有遗憾。可是so what?有人说能够忍受孤独的人是很厉害的。对我,孤独就像家常便饭,别说忍受了,有的时候我简直就是enjoy在其中。

严格的说起来,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快五年了。我竟然就这么跌跌撞撞一个人一路走了过来。即使把那段我们都想要努力维系的几年除外。我也“纯粹”的单身了快两年了。我不知道我还要一个人走多久。至少在可以看得见的2011年,我重新踏入另一段爱情的机会并不是很高。虽然留学在外,可交往的机会比国内更少,不过女孩子哪里都有,就只算来到悉尼的这半年。遇见的女孩就不止十个,可要命的是一个都不喜欢。或者说,外形有好感,见过几次面之后,便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我的“菜”了。

可我的菜到底是什么菜呢?有时候也在想,自己都一把年纪了,不要这么吹毛求疵好不好?都不动筷子亲自吃两口,咸淡都没弄清楚,就妄下结论,未免有些太难伺候了。可是,谈恋爱这玩意跟下馆子吃饭压根就不是一码事。下馆子吃饭,好吃难吃也就那个把钟头。可谈恋爱不是个把钟头的事,总不能这月好下月分吧?谁经得起那折腾啊!

好吧,现在唯一能够作为安慰的就是。我是个男的。还好传统观念对男的结婚的年龄压力并没有对女同胞们那么大。所以我还能继续优哉游哉的一个人晃悠几年。等到真的晃不下去了再说吧。坦白的讲,如果找不到那个合适的,我甚至想过就一个人这样过一辈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话说回来,就我现在混的这衰样,女孩子跟我也是要吃苦的。最近已经穷的不像样了,可是奖学金要到下周才能发,房租电话费信用卡欠款什么的都等我去交呢。唉,想当年在榆中的时候一个月拿着500块都能过的有滋有味,偶尔还能出去吃个火锅买件新衣服,怎么现在一个月拿着快两千澳币都这么穷呢。万恶的悉尼高房租啊。

如果澳洲有贫富差距的话,我就是贫富差距中的那个贫,而且是加est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