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卡尔·萨根的上帝》

(写在前边的话:如果你是一个虔诚的信教者,这篇文字中的某些说法或许会让你觉得有所冒犯。但是我想说,我无意造成这种冒犯,我只是在这里阐述自己并不完善的一些关于这一主题的个人见解。以及更多的是,描述我在阅读萨根教授这本书的过程中对我思考这一问题所带来的启示。谨此说明。)

我只能说,是自己的好运气,让我在时隔数年之后再次和伟大的科普作家卡尔·萨根相遇。

一直以为萨根教授在《宇宙》和《魔鬼出没的世界》这两本主要著作之外,似乎再没有听说还有其它的作品。果然事实也证明了这点,这本《卡尔萨根的上帝》的确是最近才结集出版。编者的序言日期是2006年,而国内出版社的首此出版日期更是让我忍俊不禁—2010年11月第一版,可我明明是在10月就买到了书,难不成出版社也幽默一把,让我先玩一次穿越?

我是从高中时代通过《宇宙》这本书知道萨根的。书中关于太阳系甚至整个宇宙的宏大背景深深吸引了一个自小就对天文非常感兴趣的男孩子。而后又看了他的《魔鬼出没的世界》,一本批判伪科学的杰作。

《卡尔萨根的上帝》是萨根教授1985年在苏格兰吉福德讲座上演讲内容的收录。在这次讲座中,萨根又触碰了一个深刻且难以说清楚的问题——上帝是否存在。或者更确切一点说,我们证明上帝存在/不存在的方法。

在阅读这本书之前,我对萨根的宗教信仰是不了解的。因此看到这个书名,我不免有些担心。不止一次有人告诉我,多少著名的科学家最后都皈依了宗教,以此去证明他们那些宗教的合法性。莫非我最尊敬的科学家萨根教授也会蹈此覆辙?这未免会让我有些沮丧。我一直认为,面对复杂的宇宙,寻求用宗教去解答各种疑问是一种非常偷懒的做法。反之,选择用科学的方法去面对未知,确实异常艰难,步步维艰,却又最有可能探求到宇宙的真理。

幸好,萨根教授没让我失望。在书中,他对所谓的上帝存在假说进行了有力的驳斥。当然,他并不排除上帝存在的可能性,但是到目前为止,上帝不存在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如果某些人想要证明上帝存在,至少得拿出一点证据吧?

我们在怀疑上帝是否存在的时候,往往会陷入另一种极端。类似于很多人对上帝的盲目的崇拜,我们对此的反驳却显得过于轻率。当有人告诉你1+1等于3的时候,你不能简单的说:“你那是错的!”,你必须告诉他1+1的正确结果,以及证明这个结果是正确的方法(当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而且,在辩论的时候尊重对方,即使你对自己的观点确信无疑。这点萨根做的很好,他很耐心,整本书都是在娓娓道来,从没有武断和偏执。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对自己观点的清楚表述: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多少证据可以证明我们的宇宙是由一个长着胡须的白人男子创造的。

很多人说,你无法证明上帝不存在,那么上帝就是存在的。这是一种狡辩,萨根在书中非常清楚的驳斥了这种狡辩:难道举证不是提出观点的人的责任吗?在后边的观众提问部分,这样的狡辩似的诘问常常出现,而我认为这也是科学面对神学时的劣势。作为科学,你需要循序渐进,需要小心求证,才能得出一个可能性最大的结果。而神学,显然轻松多了,只需要发挥想象力即可,至于论证这些信誓旦旦却又明显经不起推敲的说法,又有几个人会去做?至少那些提出这些观点的人很少去做,反而把责任统统抛给了科学。好像就是“我说1+1=3”,而且我要告诉你这就是真理,至于为什么,那不是我的事。科学家,你去证明它!

书中提到了祷告。卡尔萨根说什么是祷告,祷告就是对神灵的讨好和安抚。这种安抚意味着什么?就是希望能够以此改变本来的自然进程。人们幻想借助某些仪式,就能影响不如此则无力改变的自然力。在这里萨根关于祷告作了两个很有趣的引用。第一个例子–伊凡·屠格涅夫曾经说过:“不管一个人祷告什么,归根到底他祈祷的就是奇迹。每一位祷告者不如索性祷告上帝让2乘以2不等于4。”另一个例子–有句犹太谚语曾说过:“如果祷告有用,他们就会雇人祷告。”

书中这样精彩有趣的论证不胜枚举。阅读萨根的书就是一场非常引人入胜的精神旅行。作为一个天文学家,他的文采甚至超过了有些所谓的作家。而他所探讨问题的深刻性,估计没有几个作家赶去碰。

我之所以尊敬萨根,是因为他的观点能够说服我,能够让我的理性诉求得到满足。而这种诉求,到目前为止我所了解的那些宗教却无法给予。我认可进化论,是因为这种论点非常合理,而且有根有据,经过了推敲。正如萨根所言,“神创论”的本质缺陷在于缺乏想象力,可以说我们人类把自己可怜的想象力强加给了那位无所不能的“上帝”–假定他存在的话。在上帝造人的时候,难道就不能设计一个新的样子吗?非得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去造?这是上帝的偷懒?还是人类想象力的局限?

我常常听有人信誓旦旦的说,中国人现在缺乏信仰,这很危险如此云云。可是,我想问,你所定义的信仰究竟什么?如果是信奉上帝/安拉/佛陀,那对不起,除非能够证明上帝真的存在,否则我没有这种信仰。可是如果像萨根所说的,还有一个上帝——那就是万物至理,以及在寻求这种“真理”的道路上所采取的科学的方法和谨慎的态度,那我可以毫无疑问的告诉你,这样的上帝有多少我信多少。

最后,引用萨根教授在书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科学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有智的崇拜”。我们不能把求索真理的路途中迈出的任何一步神圣化,神圣的只有求索过程本身。

此言甚合吾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